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 全国社科 > 正文

南海子:溯“古苑囿”文脉,展“新国门”风采


2019-12-19 09:42:46      来源: 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杨茗淇     人气:

 本期嘉宾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 张 龙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刘文鹏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刘仲华

  编者按

  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北京时曾说,北京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伟大见证,要更加精心保护好,凸显北京历史文化的整体价值,强化“首都风范、古都风韵、时代风貌”的城市特色。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南海子,是透视北京历史、生态、文化价值的一扇窗口。今天本版约请相关专家,以南海子为例,探讨城市发展的美好愿景,为打造“首都新国门”“国际会客厅”、助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供给文化力量。

 

  溯源 探寻“南囿秋风”之文脉

  光明智库:清朝的皇帝在南海子修建了旧宫、新宫、团河行宫、德寿寺等建筑群,使之成为一个寓游猎、演武与理政于一体的综合性皇家苑囿。总体上讲,南海子文化有哪些特点?

  张龙:康熙皇帝曾言,“南苑(南海子)乃人君讲武之地”。因此,从南海子也可以看出中华民族传统的尚武精神。北京地处华北平原最北端,西北出居庸关进入蒙古高原,东北出古北口至东北平原,农耕、游牧、渔猎三种文明在此交会。如果说北京是三种文明的交会地,那南海子就是这三种文明的融合之所。代表游牧文明的元,农耕文明的明,渔猎文明的金和清,以及兼具游牧与渔猎文明的辽,同样选择在南海子一带渔猎、演武、理政、游憩。历经五朝的赓续营建,南海子在清代达到极盛,与紫禁城、“三山五园”共同构成北京三大政务中心,开启了清代帝王园居理政的先河。多民族文化在南海子互相碰撞、融合、发展,共同铸就了中华民族“与天地参”的生态观、“礼乐复合”的社会观、“多元一体”的民族观,这正是中华民族共同体赖以存在与发展的核心精神。

  刘仲华:清代统治者有重视骑射的传统,这一点在南海子得到了集中体现,所以南海子文化包含讲武习勤、不忘根本的精神。回溯历史,契丹族创建辽代政权,由于其本民族的政治文化传统,统治者保留了随四季变化、逐水草畋猎的政治统治方式——捺钵制度(契丹语,自辽代以来被引申来指称帝王的四季渔猎活动)。后来,女真族建立的金朝,将北京作为金中都,海陵王常率近侍“猎于南郊”。以蒙古族为统治者的元代,同样将“下马飞放泊”作为游猎和训练戎马的重要场地。明清时期延续并完善了这一功能,清代统治者尤其重视骑射传统,历任皇帝都把在南海子讲武习勤作为加强皇权、提高武备、治国安邦的重要举措。

  刘文鹏:南海子是清代的一个寓游猎、演武与理政于一体的综合性皇家苑囿。很多重大活动,如达赖、班禅觐见清朝皇帝,多次重大阅兵活动、帝后巡幸等都发生在这里。由此南海子成为京师紫禁城之外的一处政治中心,比京城西郊“三山五园”和京外的避暑山庄都要早很多,这是南海子最突出的历史文化特点。同时,在社会经济层面,京城农牧业发展、海户移民安置、永定河治理等重要问题都与南海子有关。直到民国时期,南海子仍是梁启超等诸多学术大师聚会之地。可以说,南海子具有非常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亟待引起学术界更多重视。

  使命 让文化带上的明珠璀璨生辉

  光明智库:从北京地理版图上看,南海子恰在西山永定河文化带的区域范围内。得天独厚的区位、自然、历史优势赋予了南海子在推进北京作为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的新使命。请问,您怎样理解这种使命?

  刘文鹏:自古以来,南海子就位于西山永定河文化带的核心位置。北京是我国著名古都,特别是元明清三个大一统王朝都定都于此。永定河从京城西部的西山中流出,折而向东、水流减速、泥沙沉积,从海淀到丰台再到大兴南海子一带,形成了诸多泉眼、湖水、冲积平原、河流等,造就了南海子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表面上看起来京南的南海子与京西的“三山五园”距离很远,但实际都是因永定河而成。在这条曲折蜿蜒的水带上,恰恰密集分布着众多古代皇家园林、苑囿,与紫禁城共同构成完整的古代都城文化。因此,北京要成为全国文化中心,必须将拥有丰富历史内涵的南海子地区统筹考虑,如此才能丰富北京城历史文化的完整性。

   刘仲华:自辽代至清朝,南海子始终保持着“四时不竭,汪洋若海”的湿地风貌,这为北京城的水系生态提供了重要支撑。清朝廷曾经对南海子水系进行过多次治理,以便于农田灌溉,有益于湿地维护。值得注意的是,南苑水文化具备两种形态,一种是有农耕文化特色的水文化,一种是有游牧渔猎特色的水文化。在游牧渔猎民族文化传统中,因其逐水草而居的社会生活特点,更倾向于保护水的自然生态面貌。因此,自辽、金以来,历经元、明、清,融合多民族水文化传统的皇家苑囿文化,对北京自然生态文化的保护与形成发挥了关键作用,这对今天北京的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要启发意义。

  张龙:历史上,南北游摆的永定河,在南海子地区形成了一条由西北向东南的潜水溢出带,造就了南海子北京生态屏障的历史地位。此外,汇集南海子泉水的龙凤河、凉水河还承担了养源、清流、济运的城市及区域水利功能。

  南海子不仅是北京永定河文化带的明珠,更是大运河文化带不可或缺的部分。在北京建设全国文化中心过程中,南海子有四个使命:一是挖掘,要全面收集相关历史文献档案,结合遗存现状与考古调查,从不同维度挖掘南海子蕴含的优秀传统文化;二是传承,要保护好南海子的文化遗存,充分利用融合媒体展示南海子的优秀传统文化;三是发展,在兼收并蓄地弘扬、传承南海子文化同时,赋予其新的内涵,使之更有生命力;四是示范,通过高水平的示范项目,引领北京全国文化中心建设。

  规划 打造文化生态创新工程

  光明智库: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北京时强调,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效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南海子作为北京大兴区推进城区建设的一部分,势必要将经济、文化、生态等因素统筹考量。就这一区域而言,您认为理想的规划是怎样的?就全国而言,理想的城区该是怎样的?

  张龙:“文化”“生态”是大兴城区规划最重要的关键词。理想规划的核心就是要划好并守住三条线:一是紫线,划定南海子历史文化遗存的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二是蓝线,划定河湖水系、湿地的保护范围;三是绿线,划定各类绿地的控制线。其中,守住紫线,是为了满足人们的文化需求;守住蓝线和绿线,是为了满足人们的生态需求。

  中国文人士大夫心目中最高层次的居住环境就是山环水抱,正如谢灵运《山居赋》所述:“其居也,左湖右江,往渚还汀。面山背阜,东阻西倾。”山环水抱的居住模式也是中国古代城市规划不懈追求的目标。古都北京以大规模水体为中心,通过拓湖堆山,形成以三海、琼岛、景山为核心的山水城市意向,乾隆皇帝曾将其概括为“平地起蓬瀛,城市而林壑”。新中国成立后提出的“大地园林化”“山水城市”,以及新时代提出的“看得见山、望得见水”,都是中国人对理想城区的不同表述。

  刘文鹏:最理想的“城区”必须是一个可居可游的宜居之地。“可居”是指要有好的生态环境,“可游”则是要充分保护、利用该城区的历史文化。所以,最理想的城市应该是以经济发展为后盾、以历史文化为名片的生态良好之地。伦敦、巴黎、京都等城市、城区都实现了这三者的良好结合。我国的一些小城镇,如常熟、太仓等也都呈现出这样的发展趋势。置身其中,感受到的不仅有经济上的活力,还有山清水秀的生态环境,三步一个故居、五步一处名胜,可谓处处皆景。未来的发展应该是经济、生态、文化三者的有机结合,而不是顾此失彼。就文化方面的发展而言,各城区都应该立足和发掘自身文化优势,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你的历史积淀就是你的特色所在。

  刘仲华:理想的城市规划一定是传统与现代的交融。历史上的南海子本身就是集政治、经济、文化和生态为一体的区域。经济上,南海子在历史上就承担着服务于都城的物质生产和资源贮备的功能,是清代京城重要的农、林、牧、渔产品供应地。辽、金以来,南海子作为封建社会都城政治功能区得到开发与发展,这里宜人的自然风景并没有被破坏,“南囿秋风”的美誉长期为人们所称道。因此,在今天的大兴城区建设中,一定要吸取历史经验,立足于生态文化,统筹经济、文化等多方面发展。

  未来 为东方新国门夯实文化底蕴

  光明智库: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犹如凤凰展翅,寓意美好愿景。大兴,也借此东风,迎来更多发展契机。在打造“首都新国门”“国际会客厅”的过程中,南海子文化挖掘将为大兴发展提供哪些深层次的动力?从更广的角度看,城市该如何依托文化优势,抓住契机、准确定位,助力自身发展?

  刘文鹏:作为距离大兴国际机场最近的一处文化之地,南海子有足够成熟的条件和近水楼台的优势成为“首都新国门”的亮丽风景线。对南海子一带麋鹿栖息地的保护,对团河行宫、德寿寺、永定河古渡口等古迹的发掘与利用,都将使之成为新国门地区响亮的文化名片。以此为基础,无论官方接待,还是群众旅游,都有了一处得天独厚的生态与文化资源。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遵循“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的原则。“大处着眼”是指要有全国性战略视野和国际视野,把南海子的文化建设置于全国文化建设排头兵的地位去考虑。“小处着手”就是以扎实的态度、科学的方法,甚至怀着敬畏之心,把南海子地区丰富的历史文献资料收集好、整理好,把基础性的学术研究做好,形成一些经得起检验的研究成果,如此才能为政府经济文化发展的决策提供依据。

  刘仲华:南海子是辽金以来中国封建社会后期都城政治功能的承载地,是北京作为全国政治文化中心的一个见证。其丰厚的历史文化内涵,是北京古都风貌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今天北京文化建设中的历史文化资源。当前,北京正在全面落实四个中心的建设任务,而南海子作为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和南中轴线延长线上的重要关节,对北京城市南部发展、新国门国际交流中心的文化布局,乃至未来京雄文化带的发展都至关重要,可以为北京四个中心功能建设的全面布局、引领京津冀的协调发展提供文化支持。

  张龙: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近两年,北京大兴区对南海子历史文献档案进行整理、挖掘,举办南海子文化论坛,让南海子文化逐渐走向公众,为大兴“首都新国门”“国际会客厅”的打造提供最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文化力量。

  南海子作为辽、金、元三代猎场,明清两朝皇家苑囿,蕴含了“参天地、赞化育”的生态智慧,“制礼作乐”的政治智慧,“因其地、权其天、逸其人”的营建智慧,“养源清流、束水攻沙、散水匀沙”的水工智慧。这些智慧不仅是大兴的,也是北京的,更是中华民族的。随着大兴国际机场的开通运行,大兴更要抓住历史机遇,振翅高飞,更加服务北京文化中心建设。

  项目团队:

  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晓、张景华、董城、王斯敏、

  蒋新军、王佳、张梦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