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人 > 正文

【朝花夕拾】李皓:难忘建院之初的一段往事


2018-12-24 09:33:18      来源: 《山东社会科学报道》2018年12月15日第77期     责任编辑:贺剑     人气:

难忘建院之初的一段往事

李 皓

山东社科院建院之初,百事待兴。加强党的建设、落实干部政策、清理“文革”有问题的人,则成为院党委抓的头等大事。1984年春,院党委从各单位抽调骨干力量组成了“整党办公室”。

春节刚过,王如绘同志就与我一起奔赴青岛、烟台、东营等地调查有关人员情况。记得当时天气很冷,我俩坐在长途汽车上,一路冻得哆嗦着到达青岛。到招待所办理住宿时,手僵得连签字都拿不住笔了。在当地相关部门积极配合下,几经周折总算圆满完成了调查任务。

结束青岛工作后,我俩转道烟台,到烟台时天已黑了,烟台宣传部的同志带我们去“毓璜顶招待所”安排住宿,因为事先给招待所打了电话,进门就直接把我们领进了房间。刚送走宣传部的同志,王如绘就提着包从房间匆匆出来,边走边对我说:“赶紧换房,赶紧换房!”我一时摸不清头脑,问怎么了,他说:“给咱安排了双人间,超标啦!”原来,按当时规定,一般干部出差,住宿费报销标准是1.25元/每天,而那里的双人间收费标准是1.50元/每天。我当时有些犹豫,一是觉得人家已经安排好,再提出更换,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二是觉得大正月顶风冒雪跑出来,即使有点超标也没什么。王如绘见我犹豫不动,脸沉下来,十分认真的对我说:“李皓同志,这可不单是多几毛钱的事儿,规定就是纪律,任何时候咱都不能违犯!”见他如此认真,我赶紧去服务台调成了每天只有0.85元的四人间。那天晚上房间虽有四张床,却只住了我们两个人。我们二人调侃道:花了四人间的钱,住了双人间的房,既省了钱又享了福。

因为延伸调查,两天后我俩来到烟台辖属的海阳县。接受上次安排住宿教训,我们决定先到招待所住下,然后再去找有关单位开始工作。一切手续都很顺利,当信息登记完成后,服务员问我们按什么标准就餐,并告诉说有9角和1.2元两个标准。自然是按最低的啦!因为国家规定的差旅餐助只有不到1元钱呐。

晚上开饭时间到了,我俩来到餐厅,服务员十分热情地领我们到餐桌前坐下,端了两大盘热腾腾水饺上来。我与王如绘相互对望了一下,要知道,在那个年代,服务态度可是大问题,生、冷、横、硬是普遍现象,从来未享受到如此热情周到服务的我俩,真的有些受宠若惊。再一吃那水饺,又鲜又香,全是肉馅。我俩不由犯起嘀咕来:9角钱的标准,能吃上如此质量的水饺,是一天还是一顿?吃完饭,我俩来到服务台,反复向负责登记的服务员进行了核实,人家告诉,就餐标准都是按天计的。第二天早餐、午餐都很丰盛。几年后我下派到海阳挂职,才知道海阳县委招待所原来是全国十佳服务单位,服务质量堪称全国一流。

几天后,我们从栖霞坐长途汽车一路颠簸来到东营胜利油田,那时的油田,除了遍地油井外,几乎没有什么建筑,景象十分荒凉。在指挥部办了个介绍手续,我俩便转乘油田最后一辆公交车,赶赴一个叫作“孤岛”的地方。满眼全是像嗑头虫一样上上下下不断抽动的油井。怕错过站点,一路上我们老问司机到没到孤岛。可能司机有些不耐烦,在一个地方停车后,告诉说孤岛到了。我俩一下车,司机就一溜烟把车开走了。定睛一看,目力所及荒无人烟,除了那条来时的柏油路,全是一望无际的茅草地。孤岛在哪儿?连个方向也找不到!寒风中等了好久,终于来了一辆拉芦苇的小驴车,赶紧上前打听,赶车人用手指了指远处,告诉我们:“抄近走8里,沿路走20里。”我俩暗暗叫苦,看看即将擦黑的天,只好斜剌里朝着赶车人所指的方向大踏步走去。掌灯时分终于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孤岛钻井队,因为已经下班,工作人员先带我们去招待所住下。我们下榻的招待所,只有孤零零十来间平房,那已经是方圆最“宏伟”的建筑了。我关上门一看,坏了,房门是用几块木板钉成的,有三、四条手指宽的缝隙,旷夜里,风嚎如啕,零下20多度的气温,不得把我们冻成冰棍呀!幸好房间有四张床的被子,赶紧搜集起来全部盖到身上。谁知睡到半夜,我俩都热醒了,矇眬中只觉得头顶处有什么东西烤得头皮发烫,爬起来一摸,嚯!圈绕在房间中的那根一拤粗的铁管原来是暖气管,热得烤人,怪不得呢!那一夜,屋外北风呼号,我们安然入睡。早上起来一身疲劳解除,精力充沛地开展了调查工作。

那次调查回来,院里又陆续派出多人次奔赴全国各地内查外调,搞清了所有人员的政治状况,为落实干部政策、平反冤假错案奠定了基础,也为社科院科研工作和各项建设走上正轨作了组织准备。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山东社科院建院40周年。特写下建院之初这段难忘的经历,以示纪念。(作者曾在山东社科院工作,后任青岛市总工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