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人 > 正文

【朝花夕拾】孙 斌:接受时代召唤——终身为发展海洋经济服务


2017-12-18 15:09:56      来源: 《山东社会科学报道》2017年12月15日 第53期     责任编辑:李萍     人气:

接受时代召唤——终身为发展海洋经济服务

——为山东社科院建院40周年而作

1979年我由济南军区宣传部转业到山东社会科学院,先后任科学社会主义研究所、海洋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所长、副研究员。1994年退休后,被选为中国老教授协会海洋分会会长,连任四届,并被选为中国老教授协会理事、常务理事。回顾在山东社科院近40年的岁月,感慨良多。在社科院这所学术殿堂中,我懂得了什么是科研、怎样搞科研以及科研怎样为国家、社会服务。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勤勤恳恳做亊,清清白白做人,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和优秀的社科工作者,是我一生的追求。本文重点回顾我到海经所后的一些情况。

孙斌照片_副本.png


创建海洋经济研究所

1.接受时代召唤

1986年,正当我在科社所干得顺手、有点起色的时候,院长刘蔚华、副院长赵锦良找我谈话,要我到海洋经研究所工作。他们介绍说,“海洋经济研究是著名经济学家许涤新、于光远在中国科学大会上建议开创的几个新学科之一。为落实这一‘建议’,中国社会科学院党委经研究决定成立海洋经济研究所,这个所不放在北京,而列入山东社会科院建制,建在青岛,便于利用青岛作为海洋科学城的资源,发挥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相结合的优势。为此中国社会科学院领导马洪、许涤新专程赴济南,同山东省委领导协商后将此事确定了下来。院党委决定让你到海经所工作是领导对你的信任。”当时我觉得很难担当此任。一是我不懂海洋科学,海洋知识也知之甚少;二是海洋经济学还没有确立,我想学但连书都找不到;三是我的社会关系主要在济南,到青岛人生地不熟,组建新单位既无人才、又无资料,一切都要从头做起,可以说困难重重。怎么办?我找一些朋友征求意见,多数朋友不赞成我去青岛,说我在科社、政治学领域已有一定学术地位,主编出版了几本著作,其中《科学社会主义概论》还被省委宣传部确定为全省干部学习读本,同时还是中国政治学会理事、山东省科学社会主义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放弃了这些优势去做自己完全不懂的工作不值得。当然也有朋友认为,新学科像一张白纸,可以任你绘画,做开创性的事业总是愉快的,借此可以开辟新的领域、积累新的资源。权衡利弊,我基本接受了院领导的安排。我又去北京拜访于光远先生。于老说:“建立海洋经济学科是顺应海洋现代开发的潮流,是时代的需要,大有可为。新学科,大家都不会,实践出真知。只要你锲而不舍地去钻研,一定会有所创造。我希望你几年后写出一部《海洋经济学》来,为我国増添一门新科学。”于老的教诲对我启发很大,给我指明了方向,坚定了我接受时代召唤,为开创海洋经济学科而奋斗的信心。

2.确定建所方针

从东单十条司家胡同于老家出来,我感觉浑身热乎乎的,立即开始思考到海经所的工作目标和工作方法。经过一段时间酝酿,确定了三个目标。一是建立一支科学研究队伍。从海洋学科和经济学科两部分本科生中挑选,然后对学海洋学的补充经济学知识、学经济学的补充海洋知识,逐渐把大家培养为海洋经济学研究人才。二是筹备成立海洋经济研究会。从学术单位、政府海洋部门、海洋产业部门发展会员,建立学科平台,开展信息和学术交流。三是筹办海洋经济研究刊物。通过办刊广泛团结同仁,集社会之力,培育新学科。我把本所的研究人员称为基本队伍,把参与学会活动的人员和为刊物投稿的作者称外围力量。这两方面队伍相互学习相互支持相得益彰,共同开启海洋经济研究步伐。

3.从实地调研起步

毛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调查就像十月怀胎,解决问题就像一朝分娩,调查研究就是解决问题。建所工作千头万绪,我们决定从调查研究起步。我带领两位青年研究人员进行了一次“坐车看花”式的全国调研。沿着中国海岸线由北向南考察各海域特点,了解各地海洋开发概况。那时,所里经费很紧,我们乘车不乘卧铺车,住宿不住星级宾馆,吃饭不点酒菜,尽量节省开支。记得有次我们住了七人一间的通铺房间,和其他住店客人挤在一起。有时没有坐票,就在车厢里站着,或和别人轮换坐一坐。虽然辛苦,但我们不觉得苦,可能是求知欲战胜了享受欲。这次调研可以说收获颇丰、大开眼界,拓展了知识面,使我们初步感到浩瀚的海洋是人类的起源也是人类的未来。这次调研使我们初步明确了建所的重点与方向。

初显海洋经济研究价值

1.出版我国第一本海岛经济研究著作

1987年我们所承担了省社科研究重点项目“山东海岛经济研究”,由我负责。山东半岛突出于黄海、渤海之间,海岸线3121公里,省内岛屿296个,其中有人居住岛31个。海岛经济是海洋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当时国内尚没有专门研究海岛经济的著作。怎样研究海岛经济?还是老办法:向实践学习,深入调查研究。我们对31个有人居住的海岛逐个进行实地调查。通过调研我们认为海岛是一个独立的生态系统,由岛陆、岛滩、岛基和浅海四部分组成;海岛经济与陆地经济相比较有自己的个性特征;海岛经济发展要以基础设施建设为前提条件,以科学技术为重要基础。根据海岛和海岛经济的特征,结合每个岛的具体情况,我们提出了“大岛建小岛撤”的建议:小岛居民向建制乡以上的海岛迁移,这样便于建设电、水、学校、医院、邮政、道路和停泊码头等必要的公共设施,有利于改善生产条件、提高居民生活水平。这个建议在当时是很大胆的,解决了海岛建设中长期存在的难题,引起了山东、浙江等沿海省的重视并被釆纳。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姜春云看了我们的《山东海岛经济研究》书稿后说:“这是作者对我省海岛开发建设经验的总结,也是他们对海洋进行科学研究初步成果。对沿海地区的干部、科技人员、经济工作者和广大群众来说,读读这本书,将会受到启发而有所裨益。”并欣然为本书作序。本书荣获省水产学会一等奖。

2.首先提出和论证建设“海上山东”

我在研究山东海岛经济中深感开发利用海洋是山东经济发展的最大潜力,所以在为姜春云书记撰写《山东海岛经济研究》“序”中明确提出“一手抓陆地开发,一手抓海洋开发,同时做好陆地和海洋这两篇文章。”并在省委创办的《三不月刊》上发表了《富民兴鲁必须海陆并重》论文,详细阐述了海陆并举方针是山东客观经济条件及其发展规律所决定的。我的这些研究成果和建议,为1991年省委、省政府做出“建设陆上一个山东、海上一个山东”的战略决策起了先导作用。

省委省政府做出建设“海上山东”战略决策后,我为实施这一战略决策写了多篇文章,积极促成召开建设“海上山东”学术研讨会,推动了山东海洋经济研究的发展。“海上山东”战略带动了全国的海洋开发,沿海各省陆续做出建设“海上辽宁”“海上江苏”“海上浙江”“海上福建”“海上广东”的决策,兴起了全国性海洋开发热潮。山东省海洋水产局文件对我的理论建议給予了高度评价:“孙斌同志在‘海上山东’战略的提出及宣传、论证等方面是有见解并做出了积极贡献的。尤其是他于1987年在《富民兴鲁必须海陆并重》和代姜春云书记起草的《山东海岛经济研究》一书的代序中,明确提出了‘振兴山东经济必须实行海陆并重的方针’,‘开发海洋是山东省现代化建设的必然趋势和富民兴鲁的必经之途’,‘海陆并重,以陆地为基地,向海洋进军,建设新山东’等一系列鲜明的新观点。”

3.开创对沿海经济特区研究新阶段

1988年我随中国代表团赴俄罗斯参加“第二届太平洋海洋科学大会”期间,与俄罗斯科学院远东分院海洋经济研究所商定合作研究协议,俄方要求中方提供中国沿海经济特区建设的基本经验。为此,我们所把“中国沿海经济特区研究”立为重点项目,由我负责设计课题、组织力量,赴深圳、汕头、厦门等经济特区和大部分经济技术开发区进行实地调查。创办经济特区和经济技术开发区,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大举措,引起国内外普遍关注,成为学术界的热门话题。我们在调查中发现,特区不单单是一个经济体,而且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具有完整功能的社会。在发展外向型经济的同时,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种种社会问题,诸如利益群体分化问题、流动人口管理问题、精神文明建设问题、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以及党的活动方式问题等等。解决这些问题,不能简单套用一般原则和做法,必须从特区实际出发。于是我们把立项题目修正为“中国经济特区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目的在于研究并推动特区经济与社会全面协调发展。国务院特区办特区司赵山司长审查了我们的书稿,并为它写了“序”。他说:“《中国经济特区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一书,记述了我国经济特区十年的光辉历程,客观地反映了我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对经济特区下一步发展的一些重要问题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尤其是探讨了特区经济和社会协调发展的重大课题,这对海内外各界人士了解和研究特区,参加特区建设会起到应有的作用。”该书出版后,俄科学院远东分院海洋经济所阅后认为“很有价值”,并将全书翻译成俄文。并邀请我组团赴俄介绍中国特区建设经验。

4.提出把平潭岛作为自由经济岛试验的建议

1986年在福建省调查时,我们专程访问了平潭岛。平潭岛位于台湾海峡通往太平洋的大通道以西,每天有上百艘舰船经过,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平潭距台湾新竹仅80公里,是大陆与台湾最近的岛屿,有15万人口,岛上风力资源、标准砂资源、水产资源和岩石材资源都很丰富。但因长期处于战备状态,公共基础设施较差,经济非常落后,群众生活处于贫困线以下。针对这种现状,我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家海洋局写了“建议把平潭岛作为自由经济岛进行试验”的报告。庆幸的是,20多年后,2012年,中央批准平潭岛作为先行先试的综合试验特区。国家海洋局将我的“建议”列入了《全国海洋开发规划》,并在《海洋开发与管理》期刊上发表。我把“建议”改成论文《中国平潭——未来的自由经济岛》,在香港《把握》杂志发表后,引起台商的兴趣,赴平潭岛投资兴建码头,作为出入太平洋舰船的停泊、补给基地。20多年前我关于“中国平潭——未来的自由经济岛”的预言终于实现了,为此我感到非常欣慰。

搭建新平台,为老专家继续发挥作用创造条件

1994年4月我办理了退休手续。我觉得自己身体还好,还可为国家作点贡献。退休第三天,我便应聘到青岛市政府专家组上班。在那里工作了两年多,市领导、市机关对我们几个教授很尊重、很信任,给予各种方便条件,所以工作得很愉快。当时许多海洋研究专家身体状况还好,但退休后大多赋闲在家,他们都想继续做点事情但苦于没有机会。我想,为了充分发挥老专家、老教授的才能和作用,必须成立一个海洋协会或科技公司。经与中国老教授协会会长云光同志商量,决定在中国老教授协会下成立海洋分会。经过多方协调,1995年9月20日在即墨田横岛召开了“中国老教授协会海洋分会第一届会员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理事会及领导机构。会员都是全国海洋科技界和教育界具有高级职称的老专家,其中不少是造诣较深的知名学者、“两院”院士。分会成立后,我们卓有成效地办了几件实事:

1.开展咨询服务

1996年12月18-22日,海南省在海口市举办“海南省科技兴海项目交易会”,邀请我们参加。我们认为这是开展咨询服务的难得机会。马上向专家们征集了科技成果项目54项,编印成小册子,组成了以国家海洋局、山东科学院和中国老教授协会海洋分会等单位11名教授组成的专家团。专家团在海口、三亚、万宁做了7场报告,其中我做了“根据海南的优势资源发展海洋经济”的报告。我们在对海南经济社会和海陆资源环境状况作了调查的基础上,给海南省政府报送了“建立名、特、优海产品种苗养殖示范基地的建议”。海南省政府根据专家团的建议,向国家科技兴海办公室提出申请,获得了国家批准及资金支持,建立了名特优种苗基地,为海南乃至全国的水产业发展发挥了很大作用。

1997年日本神户大地震。由于当时我国没有国际航运中心港,我国集装箱国际运输都要到日本神户港组装,所以神户地震给我国停泊在神户港的集装箱造成了重大损失。这信息使我萌生了一个想法:我国海岸线这么长,许多海湾宜建深水大港,为什么不在中国选建一处国际航运中心?能不能把青岛港建成国际航运中心港?我的想法得到许多专家的赞同,但需要进行科学论证。于是我们从港口、海运、工程、地质、水文和经济方面挑选8位专家组成专家组,由我负责。我们对我国北方三大港(天津港、大连港、青岛港)的海洋水文、气象、地质地貌、地理区位、临港工业布局、仓储堆场余地、经济腹地、陆路交通、依托城市环境和社会经济条件进行了综合对比分析,结论是:胶州湾的自然条件优于大连、天津;集装箱运輸是世界海运的大趋势,青岛港有条件建成国际集装箱枢纽港;青岛港区位条件优越、经济腹地大;青岛港现场管理和服务质量达到国际一流水平。专家组在广泛搜集资料和实地调研基础上,由我执笔写出了《青岛港建设国际航运中心的可行性报告》,其他专家绘制了有关图表,报送国家计委、山东省计委、青岛市政府,并向全国政协、省市人大和政协提交了议案、提案。我们的工作精神和建议感动了决策部门,2000年青岛市《政府工作报告》把“以港兴市、建设国际航运中心”作为政府工作第一项任务提出,并经市人大通过。此后青岛市委、市政府成立了“青岛市建设国际航运中心领导小组”,召开了“以港兴市,建设北方国际航运中心”研讨会,邀请国务院有关部委和有关知名专家学者参加。通过这件亊,中国老教授协会海洋分会的知名度大大提高了,社会各界都知道青岛有这样一支高水平的海洋研究老专家队伍,这也为我们参与海洋工程技术项目创造了条件。

2.组织著书立说

著书立说是老教授、老专家的专长,把他们为之奋斗几十年的经验和积累的知识写下来,传给后人,是发挥专家作用的长远之计。为了推动海洋科学发展,由分会名誉会长、资深院士曾呈奎牵头,中国科学院院士、原国家科委主任宋健任顾問,我任副总主编,组织60多位专家学者撰写了《中国现代海洋科学丛书》。“丛书”包括《海洋生物学》《海洋物理学》《物理海洋学》《海洋化学》(上下卷)《海洋地质学》《海洋经济学》《海洋环境科学》《海洋工程》《中国海洋学史》等9部10卷,共计450万字。这是我国第一套全面、系统论述海洋科学的丛书,既有理论创新,又有应用价值。“丛书”由山东教育岀版社出版后反映良好,3000套精装本很快售罄。本“丛书”获得两项国家级大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大奖”“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

3.创立《海洋经济学》

创立海洋经济学是我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经数年努力,终于完成《海洋经济学》书稿,2001年1月正式出版。本书出版后产生良好社会反响。陈乃文研究员在《现代渔业信息》上发表评论说:“我作为一个老海洋工作者,十分高兴看到我国第一部《海洋经济学》问世,这是为世界学科之林添了一株新苗。它不仅简明地论述了学科的研究对象、理论范畴、基本原则,而且揭示和论证了海洋价值理论、海洋资源环境和可持续利用理论、科技兴海理论、海陆一体化理论、优化结构理论、依法治海理论和国际合作等这些带有规律的重要理论。”中国海洋经济研究会会长张海峰为本书写的序言中说:“这是一部较为系统、全面而深刻的海洋经济理论著作。”“该书结构严谨,内容新颖、具有创新特色。”

我把海洋分会工作当作自己担当的职业,尽心尽责,几乎每天到分会上班,不要工资,不拿补贴,紧张忙碌,乐在其中。15年间,我为分会义务工作3000多天,在义务奉献中实现了我的价值。在我带动下,其他副会长、常务理事们也都不要工资和补贴,大家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地做工作,开展了多种活动,取得了优异成绩。中国老教授协会于1998年、2005年先后两次授予分会“老教授事业贡献奖”,雷洁琼、彭佩云两位副委员长分别给我们颁发获奖证书。我个人也于1995年被中国老教授协会评为先进工作者,2005年被授予“老教授事业贡献奖”。2013年,山东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评选委员会决定,授予我“山东省社会科学突出贡献奖”;在山东社会科学院领导大力支持下,出版了我的海洋经济论文集:《扛起蔚蓝色的旗帜》。回顾四十年来致力于海洋经济研究的辛劳与快乐,我无怨无悔,这是我一生中最为珍贵的财富,也是我最值得回忆的时光,它使我的生命充实而有意义!


孙斌学术简介


孙斌,山东社会科学院原海洋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老教授协会海洋分会会长。主要研究成果:《社会主义改革论》《科学社会主义干部读本》《通俗科学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概论》《山东海岛经济研究》《中国经济特区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海洋经济学》《中国海洋区域经济研究》《中国现代海洋科学丛书》《扛起蔚蓝色的旗帜——孙斌海洋经济文选集》等箸作,担任大型辞书《世界政党辞典》副主编,发表论文和研究报告90多篇。曾荣获山东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1项(第2位)、二等奖4项,中国科协优秀建议奖二等奖1项,中华优秀出版物大奖1项,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1项,和老教授事业贡献奖2项等;2013年荣获山东省社会科学突出贡献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