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人 > 正文

【名家治学】许锦英:不懈探索小农经济基础上的农业现代化之路


2017-08-24 10:20:29      来源: 《山东社会科学报道》2017年8月15日 第45期     责任编辑:刘珊珊     人气:

不懈探索小农经济基础上的农业现代化之路

——专访许锦英研究员

□蔡 瑛

许锦英.jpg

我国是农业大国。持续30多年的农村改革的深远意义就是通过发展市场经济,引导小农经济走向现代化之路。山东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许锦英研究员长期致力于小农经济基础上的农业现代化研究,其代表作《小农经济整合路径与制度创新研究》2012年荣获山东省第26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被收入《山东社会科学院文库》(第二批)。日前,笔者就此成果产生的过程、主要内容、社会效益以及治学体会专访了许锦英研究员。

访:许老师您好!祝贺您的《小农经济整合路径与制度创新研究》入选《山东社会科学院文库》。请您谈谈从事该项研究的初衷与动因。

许锦英(以下简称许):好的。《小农经济整合路径与制度创新研究》是2007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从一般意义上讲,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在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化过程中,都会面临小农经济与现代农业不相适应的矛盾。我国当时的情况是,一方面,由于诸多历史原因与自然禀赋,造成了7亿农民耕种1.3亿公顷耕地,平均每个家庭经营规模不足0.3公顷,这是典型的小农经济。随着城镇化发展,即便90%的农民都成功转移到城镇,农户平均耕地规模仍然不足5公项。然而,近14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无论是从承担国际义务还是保障国家安全角度出发,都必须依靠自身的发展,尤其要解决好用18亿亩耕地养活14亿甚至更多人口的粮食安全和7亿农民收益不断增长等问题。这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悖论。我国的资源禀赋和基本国策决定了我们的现代农业尤其是粮食生产,既不可能走多数发达国家在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通过土地集中形成现代化大农场的路子,也不可能走日本等国家以高补贴、高进口替代维持高成本低产出的小农经济的路子,更不可能走强制集体化的老路;只能寻求小农经济基础上,兼顾公平和效益不断增长的现代农业生产方式——一种既符合中国国情又符合现代市场经济规律的小农经济整合路径与制度。

个人的经历与偏好,也是我一直关注小农经济整合与发展之路问题的重要原因。我曾在农村插过队,体会到农民的艰辛。因而1977年考大学时,选择了农机学院的农机化专业。大学还没毕业,农村就推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于是,如何在家庭经营体制的基础上,发展我国的农业机械化、现代化,就成了我的一个心结。毕业后,我有幸直接参与了山东农业机械化与规模经营发展战略的研究和探索,感受到农民在市场经济体制下的主体意识和创新能力,并从中发现了分工专业化应当是我国现代农业发展的根本出路。2003年我完成了个人专著《农机服务产业化——我国农业转型的帕累托最优制度安排》。这本书恰逢其时,农业部赴山东调查组负责人看到这本书便打电话与我约谈,为国家2004年出台农业机械购置补贴政策提供了直接的理论支持。这使我进一步看到,我国的小农经济可以依靠农业与机械化经营主体的分工专业化,走出一条无需改变土地产权和经营规模的现代农业规模经济。这对于在稳定家庭承包经营体制、稳定农民基本社会保障的前提下加速农业现代化发展至关重要。于是我设计申报了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整合小农经济的路径与制度创新研究》,并获得立项。

访:这个课题的确很好,很有现实价值。这也是一项需要花大气力进行调查研究的项目。为此,您作了哪些调研工作?

许:调研经历了三年多时间。主要采取问卷调查和实地调查两种方式。问卷调查主要是依靠省市县区各级部门帮助,实地调查主要是课题组成员对山东东中西部有典型意义的农村组织和农户进行实地访问和座谈。我们还随同一农机服务合作社到河南周口店地区,对山东大型机械跨区作业进行了实地考察,并随机到当地农村与农民交谈并进行样本调查。通过调查研究,获得了大量的一手材料,为课题研究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访:这一课题研究的学术价值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成果发表后,产生了什么样的社会影响?

许:《小农经济整合路径与制度创新研究》主要是提出和证明了以下若干观点:

1.农业的分工专业化是继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兴办村镇企业、成立农民专业合作之后我国农村改革的第四次伟大创举。

2.扩大土地经营规模不是整合小农和效益递增的唯一途径,土地使用权的流转集中和农业规模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应当是也可以是专业化分工的结果,其资源配置效率甚至可以更高。

3.分工专业化是提高效率的内在要求,合作是减少专业化交易成本的内在要求,分工专业化基础上的小农经济的合作,是我国以家庭承包制为基础的小农经济整合尤其是粮食生产现代化的可行路径和最佳目标模式。

4.农民自主创新的“专业化服务+农户”和“专业化服务+分工的小农+合作社”的路径与制度,完全能够突破小农经济规模和体制对现代农业的约束,使小农经济与机械化、现代化大生产并行不悖。

5.发达国家现代农业发展路径与制度差别的主导因素是制度,本质区别是农业产中的分工专业化水平。

对策建议是在对未来我国粮食主产区分工专业化趋势不可逆转、分工专业化的速度和水平取决于国家相应的发展战略与政策制度环境的基本判断下提出的。主要有:(1)确立分工专业化的现代农业发展战略,创新小农整合路径与制度,走内涵式可持续增长的现代农业发展路子。(2)大力培育以农民为主体的现代农业生产服务业,构建专业化、现代化、合作化的农业产业组织体系。(3)加强制度创新,优化政策环境,为小农经济整合路径创新提供制度保障。

本研究的主要创新点及其学术价值:

(1)发现并证明了我国农民自主创新的农业资本技术服务主体与土地经营主体分工专业化,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合作化,是整合我国小农经济交易成本最低,资源配置效率最高,农民、企业、国家共赢,可操作性最强的帕累托最优制度改进。

(2)提出了“专业化服务+分工的小农+合作社”的路径与制度能够完全突破小农经济的规模和体制对现代农业发展的约束,使小农经济与机械化、现代化大生产并行不悖,形成比土地集中规模经营效益更高、制度变迁成本更低、可持续发展后劲更强的现代农业大生产的生产能力,最终能以“明确产权,模糊地界,多数人做地主,少数人种田”的方式,平稳变革传统农业的生产方式。

(3)初步验证了包含分工专业化因素的生产函数,并得出对结论有力的支持数据。

研究成果运用新古典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理论,诠释我国小农经济分工专业化的市场行为,并证明了速水—拉坦资源禀赋决定论、规模经济理论与舒尔茨市场小农理论的局限,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发展经济学理论。

研究成果对国家和地方相关政策产生了直接影响。前期成果的核心观点被2007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采纳。文件指出:“鼓励农业生产经营者共同使用、合作经营农业机械,积极培育和发展农机大户和农机专业合作组织,推进农机服务市场化、产业化。”主要观点和对策建议被农业部、省政府及部门采纳,多次用于正式文件和领导讲话,并被写入十二五规划。《国务院关于促进农业机械化和农机工业又好又快发展的意见》(国发[2010]22号),农业部《关于加快发展农机专业合作社的意见》(农机发[2009]6号),《山东省农民专业合作社条例》(省人大常委会公告第43号),省政府2011年13号文件《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农业机械化和农机工业又好又快发展的意见》,国家和省十二五规划等,都采纳了我们的主要观点和对策建议。

访:您深入的调研工作和研究成果的社会影响充分体现了严谨治学精神。请您再谈谈治学的体会。

许:谢谢褒奖!如果说有什么治学体会的话,那就是:认定目标、坚持不懈,大胆怀疑、小心求证,不达目地、决不罢休。

非常幸运,我见证和伴随了农村改革以来山东农业机械化发展的全过程,亲自参与了我省机械化与规模经营试点发展战略的政策研究。深深感到社会实践是形成科学理论的重要源泉,也是推动理论发展的强大动力。我取得的所有研究成果,无不归功于社会实践。深入实际、深入农村,长期跟踪式地观察农民的经济行为,对理论与实践存在矛盾的问题,深入研究,反复求证,从中探索我国农民走向现代化的适当路径,是我最热衷的学术追求,也是我最重要的治学体会。

访:您在科研过程中感受最深的心得是什么?

许:感受最深的主要有三点吧。

一是从实际出发,不迷信权威。

任何理论都是在不断的完善中逐渐接近真理的,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绝对真理。马克思主义理论如此,西方经济学理论也是如此。比如,规模经济是东西方经济学经典理论的重要内容,具体到农业,长期以来主流经济学理论观点,是足够大的土地规模才能承载大机械。我国人多地少的基本国情和保障公平的价值取向决定的农业经济体制长期不变的基本国策,证明我国以扩大土地规模为目标的规模经营,此路不通。改革初期,我国采取了农业机械的小型化战略,后来才发现,依据竟然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诺奖得主西奥多.舒尔茨的农业经济发展理论。他在论证市场小农的合理性时有个著名的论断,就是农业机械无限可分。但是在我国,很快就出现了土地板结和机械化技术经济效益低下的问题。1997年,我用山东农业普查的数据做了一个比较分析,发现当年我省实有拖拉机动力平均每公顷2.18瓩以上,比美国基本实现机械化时的0.15瓩高15倍左右,甚至比拥有世界最昂贵农业机械的日本还高出0.38瓩/公顷,而我们的机械化水平却低得无法与人相比。这一研究结果让我很震惊。一方面,我们缺钱缺得很厉害,农民负担很重,一方面我们又在如此低水平重复投资,浪费有限的资源。这种现象说明,探索我国小农经济走上农业现代化之路,不能照搬所谓权威理论,而必须一切从中国农村实际出发,探索符合中国国情和广大农民利益的农业现代化之路。

二是大胆怀疑,小心求证。

对权威的置疑和批评,不仅要有事实依据,更要有理论依据。因此,我阅读了大量的经济学理论。舒尔茨的市场小农理论,让我辩证地认识了农民的理性和有限理性;亚当·斯密的分工专业化理论,让我洞悉了农民在国家完全取消了对机械化支持政策后,还一意孤行地投资机械化,并迅猛发展大规模的农机跨省区作业的真实原因;施蒂格勒的产业组织和政府管制理论让我搞清了规模经营与分工专业化所形成的规模经济的本质区别;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论,让我能说清楚我国和美国为什么会更容易自发产生农业产中的分工专业化,以及农民为什么会在专业化后又选择加入或组成合作组织;产权理论、分工理论等帮我找到了农业生产合作组织有效规避集体行动搭便车的解。还有,凭借自己多年对我国农业生产现状的深入了解和调查取证,对速水—拉坦的资源禀赋诱导技术变革理论,进行了客观的评价,并对国家农业政策在规模经济和技术选择两方面的失当进行了评价,两篇论文后来都发表在核心期刊了。

三是坚持实践导向,深入解析问题。

在治学理念上,我非常推崇科斯先生的一句铭言,大意是:我们一定要关注现实中的市场,而不是课本中的市场。他的治学态度和理念,令他在二十六岁时就写出了《企业的性质》这样高水准划时代的文献,把主流经济学抽象掉的在市场经济中至关重要的交易成本,这样一个对投入—产出甚至经济组织能否存在以及存在的边界等等决定性因素,用分析企业这样一个基本经济细胞因何存在的平常视角,引入并创新了制度经济学,并因为其不仅作为理论,更作为一种思想方法,而具有的对现实超凡的解释力和穿透力,在50多年后获得了诺贝尔奖的殊荣。这对我影响极深。

理论从来不是高高在上用来欣赏的东西,它的本质或者说存在的价值,是透视现实、指导实践的工具。一般理论尚且如此,应用理论研究更要关注现实,从实际出发,准确认识和把握实际问题的本质,提出最恰当的解决方略。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从现实出发,不仅仅是发现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一个从现实中发现奇迹、规律,向基层创新实践学习的重要内涵。我的研究成果,一半来自书本,一半来自农民和基层组织的创新。分工专业化、合作化,就是我先看到农民的实践,然后寻找到理论依据的。我所做的,只是运用经济学理论分析说明了农民经济行为的原因,用农民的实践结果证明了理论和政策的正确或不足,找出符合国情也符合经济规律的方略。从这个意义上说,是农民的创新实践引领我进入科学研究领域,并成就了我的相关研究。

(作者系山东社科院研究馆员)

许锦英简介

许锦英,女,1956年8月出生。退休前系山东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省政府农业专家顾问团成员。曾任山东农业大学硕导,省农经学会、农村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秘书长、农业工程学会常务理事。1983年开始从事农业机械化区域规划、发展战略、发展政策研究,1989年主持完成了《山东省农机化与土地适度规模经营实验研究》,获省科技进步三等奖,省农业科技进步二等奖,省农机科技进步一等奖;1993年主持完成省软科学规划项目《山东农业机械化现状及发展政策研究》,获省农机科技进步一等奖;主笔完成的《山东农机大省向农机强省过渡的战略研究》,进入省人大及部门决策。1997年调入山东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后,主要从事农业现代化、农村经济组织制度研究。较早提出并系统研究了农机服务产业化理论与实践,完成专著《农机服务产业化——我国农业转型的帕累托最优制度安排》,成为国内用新制度经济学理论研究现代农业发展方式的第一人,丰富了发展经济学理论;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整合小农经济的路径与制度研究》,对我国现代农业发展方式的预测和建议,完整地进入了省、部级领导的决策和发展规划,农机服务合作社在全国、全省出现了突破性发展。最终成果《小农经济整合路径与制度创新研究》,2012年荣获山东省第26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