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人 > 学人风采 > 正文

【新秀之窗】尚文华:扎根社科院 潜心做科研


2016-12-02 15:30:14      来源: 《山东社会科学报道》2016年11月30日第28期     责任编辑:李萍     人气:

尚.jpg

2.jpg

我是尚文华,毕业于山东大学哲学系,现任职于山东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在硕士阶段,我就尝试着写一些学术性的文章,并陆续有文章发表,中间积累了一些经验,对如何做好科学研究也有自己的一些理解。借着进入工作岗位的机会,想把这些体会跟大家分享一下。

做学问是非常辛苦的,也是非常磨炼人的心志的。它需要高度的清心寡欲,耐得住寂寞,并具备能在冷板凳上不断地坐下去的勇气和毅力。甚至在我看来,一个优秀的学者并非是自己想做点儿什么,或者对某个领域有所兴趣,更恰当地讲,是他被研究所负载的真理意义抓住,以至于不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他的生活就是不可能的。对于以哲学或神学为研究志趣的学者来说,尤其如此。因为说到底,哲学和神学探求的是生活由以可能的根基,即使作为一门“人文”科学,它们离不开生活,但其追求的真理意义则高于生活,甚至可以说远离生活,一个信仰者对这一点的体察值得哲学家们重视。做学术研究除了对个体内心的高度要求之外,还需要一些外在条件,于我而言,社科院系统是个非常好的选择。

首先,做学问需要大量的时间保障。无论多么聪明的人,没有时间和阅读的积累,都不可能做出好的人文研究。从事自然科学的研究,有天才存在;但在人文科学方面,没有良好的成长环境,不太可能有天才,即使有极其聪慧的,也离不开生活的历练和广泛的阅读。在这方面,社科院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让我们有足够充分的时间从事自己的研究,当然,它也有可能让一个人彻底迷失自己,这一切取决于真理意义对我们的“占有”程度。对于刚刚离开大学,进入“没人管”的科研环境的年轻人来说,非常容易懈怠对自己的要求和管理,院里让我们新人坐一年班就充分考虑到了这一点。在这一年里,我会把已经确定要出版的专著仔细校对一遍,把以前写作的文章发表出来,把35万字的博士论文拆成两部分,一部分修改充实后出版,另一部分完善后申请社科基金。完成这些之后,找一个恰当的研究点作为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的研究方向。

其次,做学问也需要良好的生活条件。我想,无论对于哪一个人群,维持有尊严的、体面的生活都是最基本的。在这方面,感谢唐书记在我们院里搞“创新工程”,这项工程既让我们的学术研究有着突飞猛进的进步,也让每个科研人员的实际待遇有了明显的提高。作为一个社会中的高级知识分子,单受教育的年限就超过了20年,如果以在社会中的适应能力衡量我们的话,我们可能是最差的一个群体。但是,我们能够提供给社会的却是一种理想性的理念。恰恰是这种理想性的理念,能够让这个社会还有进步的空间。对于一个国家,甚至对于整个人类来说,这是最重要的。

再次,做学问需要健康的人际环境和和谐的氛围。人文研究探究的是真理,它要求研究者摆脱某种本位性的思维,比如官本位、钱本位、意识形态本位。一旦研究者卷入这种本位性的思维,他是不可能侍奉真理的,做出来的研究除了侍奉那些本位的东西外,也不会再有什么别的。在这方面,我们哲学所做得非常好。作为一个新人,我跟诸位前辈并不是特别熟悉,但我们的关系却非常融洽,我们不相互称呼领导或老师,而是以“老张”“老颜”“小尚”等称呼。这是非常重要的。另外,在培训期间,唐书记和张院长的讲话,也让我觉得领导们非常和蔼可亲。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会非常开心舒服。

总之,要做好的人文研究,做真正有价值的事情,除了要求个人强大的心志和清心寡欲外,外部环境也非常重要。在这方面,院里已经为我们每个科研人员做了充分的关照和考量,各项制度的建立和完善,为我们有充分的时间和精力做大学问提供了保障;创新工程的设立在为我们提供浓厚的科研氛围的同时,也为我们带来良好的待遇,以至于我们可以心无旁骛地进行研究;和谐的人际关系,没有官本位等的氛围,能让每个研究者愉快地从事自己的研究。希望自己以后能够沿着本科阶段就开始确立起来的“侍奉真理、从事有真正价值的事业”的志趣坚定地走下去,在成就自己的同时,也能为山东社科院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作者系山东社科院哲学研究所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