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概况 > 科研院所 > 国际经济研究所 > 研究动态 > 正文

顾春太:以全球价值链跃升促进高质量发展


2018-09-25 15:07:42    责任编辑:国际经济研究所     人气:

新时代,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对此,我省应在全球价值链重塑中,既避免“断链”“短链”等情形发生,又要不断提升我省产业在价值链上的位置,以全球价值链跃升,推动我省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建设。

在过去的30多年中,通过将丰富廉价的劳动力优势与国际产业转移的大趋势相结合,不断通过市场化改革激发微观主体活力,我省经济发展获得了巨大的开放红利。在发展过程中,不断融入国际分工体系,特别是参与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价值链的进程,对我省经济发展的质量、效率和动力的变化,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新时代,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跨越“三大关口”,实现“三大变革”,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不但没有否定我们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开放型经济发展路径,相反还进一步提出了提升我省企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影响力和控制力、构建我省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价值链的历史任务。

目前,从全球价值链发展变化的总体状况看,我省在构建全球价值链方面尚存在四大“短板”,亟待改变。

首先,我省产业链条过短。我省价值链形成于出口导向型的工业化战略,获益于省内企业与跨国公司的国际代工关系,是随着经济国际化一同成长起来的。企业在生产链条的哪些片段、哪些环节进行生产,主要取决于国际生产的需要,而非遵循省内产业成长的规律。这就决定了我省的产业链条带有“生产片段化”的鲜明特征,“断链”“短链”的情形普遍存在。在这种情形下,一旦国际生产体系发生调整或者我省资源禀赋失去传统优势,就很容易导致我省经济增长动能消减。

其次,产业引进链和产业输出链互动性差。从全球价值链的角度看,我省目前具有两种类型的产业链:一条是产业引进链,是通过承接国际产业转移而形成,主要是发达国家向我省产业转移的结果;另一条是产业输出链,是我省通过鼓励和支持企业“走出去”而主动形成的。发达国家在推动经济体系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较为重视两条链条的互动与配合,其目的在于将本地区发展成为国际产业流转节点:通过不断引进先进价值链、推动落后产能向外转移,再配合产业创新的激励政策,共同发力促进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但我省在推动“引进来”和“走出去”互动发展方面,一体化的战略考虑不足,甚至有的决策部门在“走出去”过程中将产业人为地区分为先进产业和落后产业,并寄希望于落后产业整体性向境外搬迁,从而有可能导致我省对整体性向境外迁移的企业除了股权以外缺乏有效的控制力和影响力。如果新产业链不能及时引进,传统产业又被转移到境外,我省经济体系建设就会面临产业“空心化”的隐忧。

最后,我省产业发展主导权不足。尽管积极融入全球价值链对我省经济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但从价值链的总体状况看,我省产业融入全球生产链条的过程以“低端嵌入”为主,生产主要集中在附加值较低、国际竞争激烈、资源消耗高的环节,企业自我发展能力差而对跨国公司依赖性强。区域研发投入低,创新能力不强,2016年,我省研发经费内部支出为1566.1亿元,占GDP的2.34%,与世界强国相比具有较大的差距。其结果往往是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对产业链的控制能力偏弱,难以主导产业的发展方向。在全球价值链治理中,我省企业如何从为外国企业“打工”变为让合作伙伴为自己“打工”,成为当前我省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的重要命题。

构建全球价值链是一个系统工程,针对上述问题,我们亟须通过一系列政策,以全球价值链跃升,积极推动我省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建设。当前应重点推动以下几个方面:

明确提出产业链战略。主要包括以下内容。一是推动企业之间的产业内分工,鼓励企业根据自身生产优势调整经营领域,加快推动垂直专业化生产,特别是模块化生产,拉伸和延长产业的生产链条。二是一体化编制我省引进外资和对外投资发展规划,从构建国际产业流转枢纽的角度谋划我省的对外开放激励框架,为产业引进链和产业输出链互动发展奠定基础。在条件成熟的时候,编制招商引资产业地图和对外投资路线图。三是在动能转换的进程中,着力提升企业的分工治理能力,推动产业集群的发展;适应“互联网+”新趋势,积极提升企业的网上治理能力,特别是进一步强化我省企业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网上沟通能力,积极发展网上产业集群,推动形成网上产业带。

积极推动三个“走出去”。一是积极推动我省生产模块“走出去”。积极引导企业通过模块分解,优化生产体系。在对外产业转移的过程中,优先将产品附加值低、对产业控制力影响不强的生产模块和服务环节向境外合作伙伴转移,既充分利用境外资源和优势提升我省发展动能,又有利于推动我省企业向产业核心环节或高附加值环节转移,以双轮驱动的方式催生我省商务发展新动能。二是推动我省标准“走出去”。引导企业优先到对我省标准具有较强认可度的国家和地区进行投资,鼓励企业在境外使用我省标准开展生产,在合作伙伴所在国开展我省标准的培训和宣传,支持企业积极参与东道国的标准制定。三是品牌“走出去”。进一步统筹境内自主品牌建设和境外自主品牌建设,鼓励企业制定自主品牌国际化的发展战略,在东道国开展品牌推广,推动境内自主品牌向全球自主品牌转变。

积极构建全球价值链的发展平台。主要促进以下三大网络的形成。一是进一步统筹双向投资和双向贸易,完善内外互动的一体化生产网络。鼓励我省生产企业在境外开展加工贸易,鼓励境外企业为我省企业进行生产配套,利用国际市场空间为我省产业发展提供动能。二是进一步构建境内外经济园区合作机制,建设内外互补的开放型载体网络。在不断采取措施促进省内经济园区经济联系和分工协作的基础上,建立我省境内外经济园区管理部门互动联谊机制和信息沟通机制,引导省内企业向境外园区有序转移,推动省内园区生产网络和省外园区生产网络的融合与互动。三是实施更加主动的开放型战略,构筑内外互利的自由贸易支撑网络。充分利用我国自贸区迅速发展的良好机遇,深入研究境外自贸区的内容和特点,利用自贸区的政策推动我省产业链向境外延伸。加快与主要合作伙伴的贸易便利化建设,提升产业内贸易的通关速度,为产品流转速度提升提供保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加快海外“驿站”建设,为我省企业产业链向境外延伸提供信息和法律支持。

(作者系山东社会科学院国际经济研究所副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