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建言 > 建言 > 正文

周德禄:应对人口老龄化应正视五大问题


——“十三五”人口老龄化问题前瞻

2015-11-18 11:20:12      来源: 《人口导报》     责任编辑:刘珊珊     人气:

周德禄小图.png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我省必须面对的重大战略问题。我省目前60岁以上老年人总量已经超过1700万,65岁以上老年人总量也已经高达1200万,老年人口总量居全国各省之首,同时,受健康老龄化和少子老龄化的共同影响,我省人口老龄化程度也明显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十三五”是实现经济社会发展方式转变的关键时期,恰逢我省人口老龄化进程明显加快的时期,如何主动调整经济社会发展方式朝着更加适应人口老龄化社会方向发展,决策者必须重视解决以下五大老龄化问题。
    (一)“未富先老”问题

在计划生育政策的有效干预下,我省人口转变进程明显快于全国,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的时间也比全国早。尽管我省地处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但是受人口总量影响,我省经济大而不强的特点比较明显。与韩国相比,进入2000年以来,我省人口老龄化变动指标与韩国基本一致,未来的10-15年老龄化进程也与韩国相仿,但我国经济赶上韩国要10-15年时间。对比国内平均水平看,我省人口老龄化水平超前于全国平均进程5年以上,对于西部欠发达地区,5年时间可以实现人均GDP翻番,而我省的人均GDP还达不到全国人均GDP的2倍。可以说,面对日益严峻的人口老龄化进程,我省在经济发展方面面临的挑战依然十分严峻。尤其是,在“十三五”期间,我省将正式进入老龄社会(65岁以上老人比重超过14%)。总之,“未富先老”是影响我省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省情。
    (二)老年人口增量问题

老年人口的生理特征决定了老年人口的经济和社会特点。影响老年人生存与发展的最主要因素是健康,而健康与年龄呈现稳定的相关关系,按照年龄可以将老年人口区分为高龄老人和低龄老人,低龄老人与高龄老人的生存与发展存在明显差异,需要区别对待。低龄老人健康质量状况比较好,他们对就业、学习、娱乐等需求基本上与劳动适龄人口差别不大,高龄的老年人口增量必然带来与之相关的增量问题。一是低龄老年人口的较大增量意味着我省将产生更多的潜在就业需求问题。为低龄老年人提供适合的就业岗位既符合老年人自身发展需要,也符合我省人力资源相对短缺的未来发展现实。二是低龄老人的较大增量意味着我省将每年新增更多的养老支出。我省“十三五”期间老年人口总量每年净增70万,老年人口增速基本保持在7%左右,这就意味着,即使在不提高老年人人均支付水平的前提下,我省的养老支出最低也要保持7%的总量增长,显然,对于我省未来经济增长预期带来很大的压力。三是低龄老年人口的较大增量为我省老年服务业发展创造了较大需求。受年龄结构影响,我省“十三五”期间,每年进入老年人口行列的人口总量在100万以上,此前的2005年,每年进入老年人口行列的人口总量仅约50万。老年人口本身属于消费性人口和被抚养人口,老年人口进入量的猛增意味着对老年服务需求的猛增。老年服务业的成长和发展需要时间,如果仅仅依靠市场自我发育,老年服务业必然长期处于供不应求阶段,遭受福利损失的必然是广大老年人,所以政府应积极推动老年服务业发展。
    (三)内需不足问题
  老年人口总量和比重将同时在“十三五”期间爆发性上涨,给我省宏观经济发展带来的冲击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先看投资。劳动力的增长是投资增长的先行指标。我省人口发展态势已经表明,劳动适龄人口已经触顶下行。尽管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和不充分就业的潜在就业存量释放减缓了这种劳动力收缩效应,但是依靠传统的项目投资来拉动内需增长的路径已经不可持续。再来看消费。我省“十三五”期间即将进入老龄社会(65岁老年人口比重超过14%),如果从消费人口增加的视角看,这必将带动内需的增长,但是多项研究表明,尽管老年人口属于消费型人口,但是老年人口消费心理和消费习惯往往导致更低的消费率,尤其是在社会保障水平不高的社会状态下,老年人口更不敢随意消费。这种人口发展态势可能会加剧消费需求不足现象。从投资和消费两方面来看,我省的人口老龄化都会导致内需不足。
    (四)劳动生产率增速下滑问题

判断一个经济体的发展活力的最主要核心指标是,是否保持着不断提高的劳动生产率。当劳动力总量相对固定,并且处于不断老化的状态下,我们的经济增长唯一的指向就是质量和效益的提高。但是,质量和效益往往又是和年轻有活力等词汇紧密结合,人口老龄化似乎是一个与年轻和活力背道而驰的趋势状态。人口年龄结构老化,尤其是劳动力年龄结构老化现象将直接影响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笔者预测显示,我省“十三五”期间,潜在劳动生产率的增速将由期初的7%逐渐下滑到期末的4%,如果我省在技术和人力资本投入方面不能及时予以跟进,考虑到“十三五”期间我省劳动适龄人口总量也将下降,照此推算,我省在“十三五”期间的经济增速也将出现明显下滑,很难保证7.5%以上的经济增速。
    (五)财政民生资金投入结构问题

在发达国家,人口老龄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自发现象,一般认为,经济社会发展是因,老龄化是果。而在我国则不然,我国的人口老龄化带有非常明显的外部干预特点。我省人口老龄化程度明显超前于全国,同时也明显超前于经济发展,在应对人口老龄化方面,政府的责任更加重大。我省自“十二五”以来,财政用于教育、卫生和社会保障的投入比例逐年增加,目前已经超过全省财政资金支出的40%,可见政府对民生事业的重视程度逐年提高。但是,面对日益严峻的人口老龄化态势,仅仅重视民生投入总量的增加还不够,还要根据人口老龄化发展的实际需求,不断优化投入结构。笔者按照东部11省人口老龄化指标与社会保障和就业投入的关系经验预测,我省“十三五”期间,社会保障和就业资金需求水平明显高于实际投入水平,说明我省在就业和社会保障投入方面还需要不断增加投入,才能与我省经济大省地位相符合。另外,按照我省人口老龄化指标发展态势与教育投入和卫生投入之间的变动关系预测,“十三五”期间,我省人均教育投入和人均卫生投入需求水平是东部沿海省份一般经验水平的2-3倍,这说明,我省未来的教育和卫生事业投资需求巨大,如果单单依靠财政资金,将很难满足发展需求,需要进一步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功能,引入市场资源和社会资源积极参与教育和卫生事业,以弥补可能出现的投入缺口。

(作者系山东社会科学院科研组织处副处长、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