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建言 > 建言 > 正文

韩民青:努力探索现代化建设的新模式


——访山东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韩民青

2013-07-31 15:59:09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08     责任编辑:李萍     人气:

记者:党的十七大提出要努力转变发展方式,这表明在我国的现代化建设过程中需要不断转变新思路、开拓新方向。请结合您的科研工作谈谈现代化建设的新模式问题。

韩民青:目前,工业资源匮乏和生态恶化两大危机,正在严重地困扰着全球工业化进程乃至人类文明的持续发展。同时,一场新科技革命和新产业革命——新工业革命也正在全球兴起。面对工业危机和新工业革命的全球发展新挑战,世界各国都必须认真对待,必须根据自身的国情积极选择应对工业危机和参与新工业革命的发展战略。作为应对工业危机的战略举措主要有两条,一是“适度工业化发展战略”, 是一条经过调整、转变的工业化发展新模式,以应对严峻的工业危机,延缓工业化的持续发展。二是“新工业化发展战略”,通过新科技革命和新产业革命开拓出新的生产方式而彻底走出工业化困境。新工业化发展战略的作用,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是当代人类走向更高文明的发展道路。

   

记者:以您对现代化发展模式的研究,您认为 “新工业化”和“工业化”是什么关系?

韩民青:新工业化不是工业化,也不属于工业化,工业化和新工业化是两种不同的物质生产方式和文明形态。人类文明的演进是由浅入深不断推进对自然物质层次的认识与改造,不同文明形态的根本标志是不同层次的物质生产力和生产方式。按照由浅入深不断深化发展的机制看,人类对自然的认识与改造的全过程将经历三个大的历史阶段,对生命物质的认识与改造时代、对化学物质的认识与改造时代、对物理物质的认识与改造时代。每个时代又可分为初级和高级两个小阶段:在初级阶段,人类活动主要是对天然存在的某类物质形态的采集和利用;而在高级阶段,人类则能够生产该类物质形态。这样一来,三个大时代共可分为六个小阶段或小时代,具体地说就是:天然生物时代与人工生物时代、天然化学时代与人工化学时代、天然物理时代与人工物理时代。当我们把这六个时代的文明演进线索与通常讲的采猎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的人类文明历史相对照时,就不难发现:采猎文明实际上就是天然生物时代(采集渔猎自然存在的动植物),农业文明实际上就是人工生物时代(人工生产动植物),工业文明实际上就是天然化学时代(采掘和利用天然化学物质);工业文明之后,人类文明还将经历人工化学时代、天然物理时代、人工物理时代等三个文明形态。在这里,需要我们特别予以关注的是:工业文明的实质是“天然化学时代”,即“采掘和利用天然化学物质的时代”;工业文明之后的人类文明将进入一个“人工化学时代”,即“人工创造和利用化学物质的时代”,由于它和工业文明都属于化学文明时代,与工业文明相对应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新工业文明”或“新工业时代”。显然,获得这样一种关于工业文明和未来新文明走向的深刻解释,对于我们进一步分析和认识当代工业文明的困境与新文明革命的实质,无疑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大量事实表明,工业化生产方式面临着很多严重的问题,而新工业化的生产方式也正在崛起,它们之间将会有一种什么结局?

韩民青:工业化生产是一种“采掘和利用天然化学物质资源(即矿物资源)的生产”,它具有两大局限性:一是天然矿物资源会逐步出现短缺乃至枯竭,工业化生产必然会出现资源危机;二是伴随工业化生产必然会出现大量化学性质的废弃物质,对生态环境带来毁灭性的破坏。工业化生产的历史局限性决定了它必然是一种不可持续的生产方式。目前,经过几百年尤其是20世纪的工业化发展,全球范围的资源匮乏、生态恶化形成的工业危机已经来临并日益严重。同时,一场新科技革命新产业革命正在全球兴起。综合起来看,新科技革命新产业革命正在形成物质生产方式的新变革新飞跃,一种比工业化更高级的物质生产方式正在形成。经过深入研究,我们认为工业化之后的更高级的物质生产方式和文明新形态应称之为“新工业化”和“新工业文明”。“新工业化”有其特定的涵义,即指“人工创造和利用化学物质的文明”,这是从人类文明演进的基本规律和基本线索上来确定的。所以,新科技革命和新产业革命正在形成一场“新工业革命”,从工业危机到新工业革命具有历史的必然性,最终的结局就是从工业化生产方式转变到新工业化生产方式、从工业文明发展到新工业文明。

  

记者:新工业革命的兴起构成了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历史大背景,这也就决定了中国现代化建设道路的特殊性。请您谈谈如何把握这种特殊性,以及如何确定我们的发展战略。

韩民青:可以确定地说,当前中国已面临严峻的工业危机挑战,不可能建立也不应追逐发达的工业化,必须选择建设“适度工业化”以避免陷入工业危机 。据美国高盛公司预测,中国到2050年GDP将超过35万亿美元。然而,这样的经济规模已不可能在工业化模式下建立起来,中国所建立的现代化不可能是发达的工业化:第一,中国建立发达的工业化缺乏必要的资源支撑;第二,中国作为后发展的人口大国建立发达的工业化已不具备有利的地缘政治背景;第三,大量消耗矿物资源建设工业化所造成的生态恶化难以承担起建设发达工业化的重负;第四,本来属于全球性的资源环境问题逐渐汇集成我国自身严重的经济社会发展瓶颈,阻碍了我国的工业化进程。事实表明,中国不仅不能建设发达的工业化,而且还面临着严峻的工业危机:第一,矿物资源日益短缺,势必导致矿物资源匮乏而引发经济社会危机;第二,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日益严重,如不坚决遏制,势必造成重大社会问题;第三,经济全球化导致的工业转移,加重了中国陷入资源环境危机的危险性;第四,中国在国际分工中的特殊地位,还增大了从其他国家转移工业危机的危险性;第五,地缘冲突不断加剧,使潜藏着的工业危机逐渐显露水面,直接威胁着中国的经济安全。从具体国情出发,中国既需要继续建设工业化,又必须努力避免陷入工业危机,否则中国的现代化将化为泡影。防止工业危机的应对战略应该与能动的发展战略是统一的,简单地讲这需要包括两项内容:第一,适度工业化发展战略;第二,新工业化发展战略。中国21世纪的现代化发展战略总体上就是由这两项发展战略组成的复合型战略。显然,“适度工业化发展战略”是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初级战略,是应对工业危机的调适性战略。

   

记者:按照您的解释,“适度工业化”是不能过度发展的工业化,是受到调控而能保持持续发展的工业化,问题时,依靠这样的工业化恐怕难以实现现代化,难以使我们国家进入世界强国之列?

韩民青:建设适度工业化不足以实现中国现代化,所以,在建设适度工业化以免陷入工业危机的同时,必须努力开拓和积极建设新工业化。“新工业化发展战略”是21世纪中国现代化建设的高级战略,是顺应新工业革命的开拓性战略,对于还未完全实现工业化的中国也是跨越式发展战略。但是,由于工业危机已经来临和新工业革命已经兴起,所以,也只有在新工业化建设中,中国才能实现21世纪的现代化。

   

记者:开拓和建设新工业化主要有哪些战略任务和举措?

韩民青:最基本的是要努力建立中国新工业化的四大体系:即新工业化科技体系、新工业化产业体系、新工业化社会体系和新工业化文化体系。中国新工业化的主要特点:(1)不是人口零增长而是人口适度增长,始终保持人力资源的战略优势;(2)不是资源消耗零增长而是资源深层化增长,实现从工业化生产向新工业化生产的彻底转变;(3)不是生态退化零增长而是生态优化增长,从只推动社会发展拓展到同时也保护和推动自然发展;(4)不是知识引进的零增长而是知识的持续输出,成为全球创新的智慧源。总之,应建成“能源物理化、材料元素化循环化、社会网络化智能化、环境生态化、活动空间太空化、知识创新化”的新工业化社会。历史的事实证明,新产业革命往往是落后国家和民族后来居上的历史契机。所以,只要我们能够抓住当前全球新工业革命的历史机遇,我们就一定能够实现现代化,就一定能够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