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建言 > 建言 > 正文

顾春太:美制造业回流的影响和启示


2013-08-07 00:00:00      来源: 《大众日报》2013-06-13     人气:

美国制造业的回流一方面说明在先进制造业发展中,国际竞争是不可避免的;另一方面说明一个国家和地区的产业升级是一个自我循环、自我升级的过程。因此,我们应进一步强化对产业自我攀升重要性的认识,构建起自己的产业攀升机制。

美国制造业海外转移的历史由来已久,特别是经历了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的“去工业化”过程,钢铁、汽车、消费类电子等制造业的生产已经大比例转移到其国土以外,引致美国出现“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逐年下降、制造业从业人数占就业人口总数的比重逐年下降”的双下降现象。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改弦易辙,重新举起发展制造业的大旗,吸引海外制造业回流。作为全球经济和制造业强国,美国在重振制造业上的举措对我国和我省对外开放的质量和效益有着重要影响。

从经济上看,美国再工业化的措施具有深远的战略意图。一是保持制造业的全球领先优势,争夺世界经济发展的主导权。从美国鼓励和发展制造业的政策措施中可以看出,美国重新实施的再工业化战略,不是简单地向传统制造业的回归,而是通过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新兴产业,积极推进科技创新,重点制造其他国家无法制造的产品,特别是大型、复杂、精密、高度系统整合的产品,确保美国在制造业之最高端、最高附加值的领域拥有绝对的竞争优势和领导地位。二是防止产业空心化和虚拟化,促进国家经济结构优化。自二十世纪末期开始,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大规模地将实体产业转移到新兴产业国家,导致本国产业失衡,大量资本进入虚拟经济领域,推高了资产价格,造成虚拟经济过度膨胀、过度衍生化,是美国金融危机爆发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国通过再工业化,吸引制造业回流将进一步提高制造业在美国经济总量中的比重,优化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比例关系。三是进一步强化对全球价值链的纵向控制。随着国际产业分工的不断调整,特别是生产外包的不断发展,全球价值链条逐渐形成。在新型产业分工格局下,国际生产模式发生重大变化:越来越多的产品生产将不在一个企业独立完成,而是由多个企业合作进行,由此推动国际产业分工从产品分工发展到产品内分工。在美国再工业化的过程中,由于美国企业不会在所有生产环节上都拥有绝对优势,跨国公司不可能将产品完整的生产过程搬回美国,而是在研究分析美国环境优势的基础上,将最具竞争优势的链条和环节回流到美国国内。因此,随着美国再工业化的实施和制造业回流,美国和发展中国家将形成一种显著的领导型治理模式。其中,美国在产品生产最核心环节上具有垄断地位,对其他地区的配套企业具有较强的控制和定价能力,并为其提供技术规范和支持,从而使后者对前者具有越来越强的依附性。

山东是一个经济大省、开放大省,无论是投资还是贸易,对美国市场都具有较强依存性。美国产业发展方向的变革,将对山东开放型经济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一是增加吸引先进制造业的难度,带来山东产业升级的“马太效应”。美国的再工业化政策使美国从一个先进制造业输出国转变为先进制造业引进的竞争国,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引起国际产业“逆转移”。目前,山东正处在经济发展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迫切需要引进国外的新能源、新材料、生物、高端装备等先进制造业以提升和优化山东的产业结构并推动山东产业结构进入自我优化、自我循环的发展阶段,但美国通过大力实施再工业化政策,将进一步强化美国在先进制造业中的优势地位,对山东产业升级带来“马太效应”:同质产业集群的自我克隆式增长,加剧山东产业结构调整的路径依赖,造成升级困难。二是加剧了山东对外贸易的低水平扩张。随着美国再工业化的实施和全球价值链的形成,美国对全球产业发展的影响力将进一步增强。一方面,美国扩大了在先进制造业领域内的生产能力,甚至在某些环节从进口国变成出口国,改变了国际贸易的格局。另一方面,美国通过对其他国家的产业控制,加剧了这些国家转变外贸发展方式的难度。目前,山东对外贸易发展仍旧以利用劳动力低成本优势为主要特征,随着高附加值环节国际竞争的加剧,出口贸易发展中强劳动、低利润的贫困式增长将成为新形势下山东贸易发展迫切需要防范和解决的问题。

美国制造业发展历经从对外产业输出到回流的过程是一种对国家产业结构调整道路的探究。虽然美国目前采取的措施受到人才、竞争力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而成效难定。但其发展思路对山东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一是正确处理国内产业间的发展关系,努力优化产业结构。既要促进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协调发展,协调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关系,实现山东从制造业大省向制造业强省、服务业强省转变,又要正确认识和处理产业结构软化和产业空心化的关系,通过先进产业“引进来”和富余产业“走出去”调整优化省内产业结构的同时,防止产业的空心化,特别是支柱性、关键性产业的流失。二是建立产业攀升机制,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美国制造业的回流一方面说明在先进制造业发展中,国际竞争是不可避免的,另一方面说明一个国家和地区的产业升级是一个自我循环、自我升级的过程。因此,我们应进一步强化对产业自我攀升重要性的认识,构建起自己的产业攀升机制。当前,应紧紧结合国际产业发展的趋势,加快建设一批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引导战略性新兴产业走“高起点规划、集群化发展”的道路;加大企业技术改造的步伐,提高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品牌和高端产品的比重,尽快推动从“山东制造”向“山东创造”转变。


(作者系山东社科院国际经济研究所副所长)